bc电商平台
首页 |期刊 |展览 |培训 |画廊 |读编往来 |投稿 |订阅杂志 |联系我们
用户:密码:
站内搜索:
  最新动态 更多>>
《中国书画》全国各地代售点
境象吴哥——《中国书画》杂志社画...
《中国书画》十五周年名家题贺
公 示
《中国书画》组织书法家走基层 “...
《中国书画》“一年之寄”(第三回...
  推荐阅读
书画同源
明治世废汉字议
临书一得
尤伦斯走了,股票来了
无私的捐赠 永远的奉献
  下期预告 更多>>

 
 

古代作品

邓石如及其书法成就

◇ 任军伟
时间:2018-03-15 09:30:00 | 来源:中国书画


bc电商平台 www.narumi-office.com  

[清]邓石如  隶书敖陶孙诗评十条屏  180cm×52.5cm×10  安徽博物院藏  1805年
释文:敖陶孙评:魏武帝如幽燕老将,气韵沈雄。曹子建如三河少年,风流自赏。鲍明远如饥鹰独出,奇娇无前。谢康乐如东海扬帆,风日流丽。陶彭泽如绛云在霄,舒卷自如。王右丞如秋水芙蓉,倚风自笑。韦苏州如园客独茧,暗合音徽。孟浩然如洞庭始波,木叶微落。杜牧之如铜丸走坂,骏马注坡。白乐天如山东父老课农桑,事事言言皆着实。元微之如龟年说天宝遗事,貌悴而神不伤。刘梦得如镂冰雕琼,流光自照。李太白如刘安鸡犬,遗响白云,覆其归存,恍无定处。韩退之如囊沙背水,惟韩信独能。李长吉如武帝食露盘,无补多欲。孟东野如埋泉断剑,卧壑寒松。张籍如优工行乡饮,酬献秩如,时有诙气。柳子厚如高秋独眺,霁晚孤吹。李义山如百宝流苏,千丝铁网,绮密瑰妍,要非适用。宋朝苏东坡如屈注天倒,连沧潢海,变眩百怪,终归雄浑。欧公如四瑚八琏,正可施之宗庙。荆公如邓艾追兵入蜀,要以险决为。山谷如陶弘景入官,析理谈功,无而松风之梦故在。梅圣俞如关河放溜,瞬息无声。秦少游如时女步春,终伤婉弱。陈后山如九皋独唳,深林孤芳,冲寂自妍,不求识赏。韩子苍如黎园按乐,排比得伦。吕居仁散圣安蝉,自能奇逸。其他作者,未易殚陈。独唐杜工部,如周公制作,后世莫能拟议,语觉爽隽而评似稳妥,唯少为宋人曲笔耳,故全录之。嘉庆乙丑孟秋,余自田间来皖,道过此院,兰台开士邀坐竹间,因索书此于壁。完白山人邓石如。
钤印:凤桥麟坂旧茅庐(朱)  完白山人(朱)  邓石如字完白(白)

  邓石如(1743—1805),安徽怀宁人。初名邓琰,因其性情耿介,为表示“不贪赃、不低头、不阿谀逢迎,人如顽石、一尘不染”〔1〕的崇高品格,以顽石自喻,字石如,号顽伯。另有古浣子、龙山樵人、凤水渔长等号。17岁后,长期一笈横肩,壮游天下,又自号完白、完白山人、完白山民、笈游道人。54岁时为避清仁宗颙琰讳,遂以字行。享年63岁。
  邓石如出身寒微,家境窘困,从小便饱尝人间的酸甜苦辣。祖父邓士沅,精书史。父邓一枝,多才艺,工四体书,尤长篆籀,善摹印。9岁时随父进私塾学习仅一年,迫于生计日以采樵、贩饼,赢以自给。后随父到皖北一带教书,“暇即从诸长老问经书句读。又摹其父篆刻及隶古书甚工”〔2〕。17岁时为“潇洒老人”作篆书《雪浪斋铭并序》,便博得了许多人的赞赏。其学书异常勤奋,鬻书印自给,每日昧爽起,研磨盈盈,至夜分尽墨,寒暑不辍,一生皆然。在皖北,曾为寿春循理书院诸生刻印书篆,时巴东知县梁巘(1710—1788后)见后叹曰:“此子未谙古法耳,其笔势浑鸷,余所不能,充其才力,可以陵轹数百年巨公矣。”〔3〕36岁时,结识徽州著名学者程瑶田(1725—1814),二人相见如故。程以“箧中书帖数十事”借其钞写临摹,并手书所著书学五篇贻之,且时聆议论,谓“今余以篆隶书颇见称于世,皆先生教也”(《易畴聘君老先生八十寿序》)。后梁巘介谒入江宁举人梅鏐家,遍览其家藏碑帖善本。“山人既得纵观……乃好《石鼓文》、李斯《峄山碑》、《泰山石刻》、《汉开母庙阙》、《敦煌太守碑》、苏建《国山》及皇象《天发神谶碑》、李阳冰《城隍庙碑》、《三坟记》。每种临摹各百本。又苦篆体不备,手写《说文解字》二十本……复旁搜三代钟鼎,及秦汉瓦当碑额,以纵其势、博其趣……乃学汉分,临《史晨前后碑》《华山碑》《白石神君》《张迁》《潘校官》《孔羡》《受禅》《大飨》,各五十本。”〔4〕苦学博览,书遂大进,风范始成。于梅家学成后,邓石如出金陵,遍游名山大川。客扬州上,获毕兰泉赠家藏旧拓《瘗鹤铭》。游黄山至歙,鬻篆于贾肆。张惠言(1761—1802)时馆修撰金榜(1735—1801)家,偶见邓石如书,语榜曰:“今日得见上蔡真迹。”〔5〕乃冒雨同访于荒寺,榜备礼客之于家。荐于尚书曹文植(1735—1798),偕至京师。后客于两湖总督毕沅幕下,居三年辞归,以布衣终生。
  邓石如一生壮游,足遍吴楚,早年游匡庐,入越游天台、雁荡,取道新安江,遍览黄山三十六峰,入楚则登衡山,泛洞庭,望九疑。北游燕赵,游盘山、西山,谒昌平十三陵。后渡黄河谒孔林,登泰山。62岁作泰山之游后,尝草书一联“开卷神游千载上;垂帘心在万山中”,当是其一生苦学与游历的总结。
  邓石如的书法篆刻,博大精深,輘轹千古。其以隶笔入篆,以篆笔入隶,溢而为行草,笔势雄浑,气势开张。其楷书承六朝,兼以隶意,清雅刚正;篆刻则以书入印,印从书出。均可谓雄视千古,开一代风范。包世臣(1775—1855)在《艺舟双楫》卷五之《国朝书品》中,列其“隶及篆书为神品一人”“分及真书,妙品上一人”〔6〕。阳湖书家方履篯(1790—1831)在《邓完白先生墓表》中说:“窃考先生之书,实始于篆,由篆出隶,由隶出真,由真出行,故其意则同条其贯,其美则自叶流根,情质宣融,修短起伏,力不外傅,险必内含。”可谓言简意赅,深得纲纪。今对其篆、隶、楷、行草书取得的成就,概而述之。

[清]邓石如  篆书彩毫青案七言联  133cm×28cm  纸本  安徽博物院藏
释文:彩豪闲试金壶墨,青案时看玉字书。华南学长先生雅鉴。顽伯邓石如。
钤印:邓石如(白)  顽伯(白)  完白山人(白)

  对于篆书而言,邓石如初学斯冰,后遍习秦汉而上溯二周,体裁众妙,纵横自成一家。清康有为(1858—1927)云:“完白山人出,尽收古今之长,而结胎成形,于汉篆为多,遂能上掩千古,下开百祀,后有作者,莫之与京矣。”〔7〕他既能从汉代碑额篆书中吸取婉转飘动之意趣,又能参入隶书笔意,字形方圆互用,姿态新颖,用笔灵活稳健,骨力坚韧,一扫当时呆板纤弱、单调雷同的积习。邓氏本人尝说:“余初以少温为归。久而审其利病,于是以《国山石刻》《天发神谶文》《三公山碑》作其气,《开母石阙》致其朴,《之罘二十八字》端其神,《石鼓文》以鬯其致,彝器款识以尽其变,汉人碑额以博其体,举秦汉之际零碑断碣,靡不悉究。”〔8〕可以说,邓石如36岁前尽得家学,其后获梁巘、程瑶田指点,又入梅家得观古今碑帖,苦研三年,“求规之所以为圆,方之所以为矩者以摹之。”〔9〕后于大半生的游历之中,饱览上古遗迹,贯以山川之气,百炼成蜜。其书以隶笔作篆,用长锋羊毫,不加剪截,轻重疾徐,放笔直书,富于提按起倒的变化而锋芒毕现,充满了书写情趣与韵致,行笔酣畅淋漓,沉着痛快。结字则熔铸史籀、汉篆及金文,形体多变,浓淡疏密富于变化。把篆书体式拉长并呈开放型结构,并以圆转流畅的线条出之,跌宕起伏,变化多姿。可谓“笔歌墨舞”“意与古会”(均见其赠毕兰泉印作),打破了几百年来玉筋篆裹锋截毫以求平整、精谨、匀称而了无生气的传统。风气既开,有清一代篆书得以中兴。后世如吴让之(1799—1870)、杨沂孙(1813—1881)、赵之谦(1829—1884)、吴昌硕(1844—1927)等无不是沿其书路,将笔墨情趣一融于书,卓然成家。清杨守敬(1839—1915)尝评:“王良常、钱十兰以秃毫使匀称,非古法也,惟邓完白以柔毫为之,博大精深,包慎伯惟推其直接斯冰,非过誉也。自完白后,篆书大昌。”〔10〕所谓篆书古法,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说:“不知商用刀简,故籀法多尖,后用漆书,故头尾皆圆,后汉用毫,便成方笔。”〔11〕邓石如吸收了汉篆的成分,而以柔毫出之,形丰体实,情合意调,会美众方。对此,张宗祥(1882—1965)在《书学源流论》中说:“至邓石如而一变,起笔收笔及转折处,皆使人有形迹可寻,此实创千古未有之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盖邓氏用笔,已有顿挫起讫之处,此所以大异于他人也。”〔12〕其虽以篆名,曾谦言“吾篆未及阳冰,分书当过梁鹄”〔13〕,然于酒酣落墨之际,却慨然自信地说“何处让冰斯!”(《怀宁县志》之《邓石如传》)。可见,在清代书坛,写篆书能突破王澍一统天下,广取秦汉碑刻之不同而加以融通,非石如莫属。正如刘咸炘《弄翰余沈》所说:“……是篆之中兴,始于邓完白,正如文之有韩退之。”〔14〕清撰修金榜亦称誉邓石如:“是实能以钟王之腕力,运史籀之体制者,数百年以来一人而已。”〔15〕


[清]邓石如  隶书赠甸园二兄大人词赋轴  134.5cm×59cm  纸本  1801年  安徽博物院藏
释文:清源之体势兮,澹澶湲以安流。鳞甲育其万类兮,蛂龙集以媐游。明珠胎于灵,三澨觑朝宗之形,非瞰洞达之友会。嘉庆辛酉冬为甸园二兄大人正隶。完白弟邓石如。
钤印:邓石如(白)  顽伯(白)

  而隶书,邓石如取法《衡方碑》《夏承碑》《乙瑛碑》诸汉代碑刻,且熔铸篆籀笔意,刚正遒丽、自然含蓄而富于变化。在方履篯作《邓石如隶书赞》一文中,盛赞其隶书:“寓奇于平,囿巧于朴,因之以起意,信笔以赋形。左右不能易其位,初终不能改其步。体方而神圆,毫刚而墨柔。枯润相生,精微莫测。”50岁前,邓石如隶书师承碑刻的“面目”较多,其子邓传密在跋《万寿寺前秋色好》隶书册时云:“笔意在鲁竣、衡方、郙阁之间。”在其57岁作《少学琴书》册时,已初具自己面目。59岁后作的《乾称文》《寄师荔扉》《竹树浓阴》等隶书册,以及《前乘秦岭》八屏、《谦卦》六屏、《古铭》、《沧海日》长联、《元龙未除湖海气》七字联、《张子车铭》八屏、《朱新园捐镌碑》长册、《敖陶孙》十诗屏等,俱已神融笔化,炉火纯青。其隶书《敖陶孙》屏,雄伟瑰丽,宛然天成,包世臣观此屏时跋曰:“是顽翁绝笔也。技至此,足以夺天时之舒惨,变人心之哀乐,造物能听其久住,世间以自失其权耶。”(《宋敖陶孙评隶书屏跋》)。方履篯题赞曰:“断山嶪嶪,悬溜百丈;蜿蜒缪戾,岭奇矫抗。出幽入显,背驰面向;烟飞竹舞,天地昭旷。”(《邓石如隶书赞》)。李兆洛亦赞其“兀奡禅排荡,淋漓尽至,变化不可方物。”〔16〕应当说,邓石如在隶书的探索中,是以汉碑为基,以篆籀为韵,以自然出之。他学而能变,摆脱了有清一代隶书出之恣肆而少含蓄、隽永的风气。邓石如则以其笔墨情趣调合汉魏,溯源籀篆,我写我法,我熔我境,遂雄睨百家,傲视千古。
  邓石如的楷书,起收笔处多表现为外方而内蕴,结体上中正平直,稳健中有疏朗之韵致,并间以汉隶之波挑笔画出之,在气格上往往较篆隶书来得清雅灵秀,在活泼中彰显大气。其楷书对钟繇(151—230)及《瘗鹤铭》有所取法,并在扬州获赠毕兰泉家藏旧拓《瘗鹤铭》,欣喜之极,了却了于焦山而未获其拓的夙愿。可以说,他楷书作品开张的气势不能不说是受了《瘗鹤铭》的影响。邓石如40岁时作的楷书长屏《读书乐》,峻美古朴,甚为包世臣赏识,其跋有曰:“完白山人正书,始取于鲁郡张贾两太守,而参以文字之结法,整严沉肃,为赵宋以来所无;晚则出入于《石门铭》,蹈厉风发中,有云鸜阙沤之趣,几与河南方驾。”53岁作《堂设木榻》楷书册,横溢《石门铭》书风。54岁作楷书《沧海日》长联,气象浑穆,铁骨铮铮。康有为跋曰:“完白山人篆分,固为近世集大成,中楷书亦原南北碑而创新体,笔力如镌铁,画法尤厚,入嘉而化之法,可宝。”〔17〕57岁作《赠肯园》与《洛阳城外》楷书册,结构紧密,隽美浑穆,已臻成熟之品。62岁作《不知明月为谁好》楷书七字联,书势峻宕奇古,豪放万里。其楷书“真气弥漫,楷则俱备”。“真书深于六朝人,盖以篆隶用笔之法行之,姿媚中别饶有中泽。固非近今所有。”〔18〕在阁帖盛行,赵、董相继,世人莫不以唐碑是尚的时代,尽管碑学之风初露端倪,而师法六朝碑版,以实践成气候而独成面目者,邓石如为第一人。陈式金在《跋邓石如寄鹤书》中说:“完白山人书,气体沈确,不规点画间,能得唐以上碑版神髓。而一种排宕浑融之致,非他人所可及。”包世臣评曰:“山人正书方寸以上者,简肃沉深,雁行登善,非徐裴以下所及。”〔19〕康有为则极尽赞赏:“又得邓顽伯楷法,苍古质朴,如对商彝汉玉,真《灵壁碑阴》之嗣音。”〔20〕又作诗云:“欧体盛行无魏法,隋人变古有唐风。千年皖楚分张邓,下笔苍芒吐白虹。”〔21〕“邓山人真书朴茂,自成一种,不倡言唐而自似唐。彼固未见《孟法师碑》,而势乃多暗合,则由深于分法耳。”〔22〕
    ……
    (未完)

    
(作者为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后)
责任编辑:刘光
(本文摘自《中国书画》杂志2018年第3期“古代作品”栏目)

 
友情链接
数字期刊
合作站点
博看网读览天下喜阅网悦读网龙源期刊网91悦读网bc电商平台百度艺术百科
版权所有:《中国书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亮甲店130号恩济大厦B座4层   邮政编码:100142
电话:010-63560706   传真:010-63560985   技术支持:15910958576   网站广告:010-63560706-1019
京ICP备09026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