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电商平台
首页 |期刊 |展览 |培训 |画廊 |读编往来 |投稿 |订阅杂志 |联系我们
用户:密码:
站内搜索:
  最新动态 更多>>
《中国书画》全国各地代售点
《中国书画》十五周年名家题贺
公 示
《中国书画》组织书法家走基层 “...
《中国书画》“一年之寄”(第三回...
《中国书画》2017年总目录
  推荐阅读
书画同源
明治世废汉字议
临书一得
尤伦斯走了,股票来了
无私的捐赠 永远的奉献
  下期预告 更多>>

 
 

名家访谈

神游东方 ——周韶华访谈

时间:2014-12-15 09:30:00 | 来源:中国书画


bc电商平台 www.narumi-office.com  

 

  编者按:《中国书画》杂志2014年12期新刊“名家访谈”栏目推出了周韶华访谈专辑,访谈依周韶华艺术历程的时间顺序,以“战火砥砺的生命厚重如斯”、“对创新的全方位观照”、“从大河寻源到文化寻源”、“理论思考是中国画发展的现实需要”四个主题展开。今《中国书画》微信公众号推出“战火砥砺的生命厚重如斯”部分,文章如下:


  周韶华,1929年生于山东省荣成市石岛镇。1950年毕业于中原大学美术系。曾任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现为中国国家画院院委委员,湖北省美术院名誉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周韶华被艺术界视为中国水墨画坛的革新大家,是中国现代水墨画的开拓者和先行者之一。他以军旅生涯奠定的豪放秉性,寻找大山大水中的大美,表达着它们的写意性、象征性、抽象性和文化性;他以天人合一的思维向度,骋怀太虚幻境,“挪移和延展人文产品图像”;他以艺术理论家的高度和胆魄,提出富有创见的理论观点,探寻着中国画的现代转型之路。甲午之秋,85岁高龄的周老蛰居于青岛,每天以十几个小时的劳作孜孜撰写着《感悟中国画学》,继续梳理着他对中国绘画的发展思考。

 

 


周韶华  托起心中的太阳  144cm×365cm  纸本设色  2001年

 

◇ 时    间:2014年8月13日
◇ 地    点:烟台·东海宾馆
◇ 采 访 人:康守永

一、战火砥砺的生命厚重如斯
  康守永(以下简称“康”):“上苍派我到这个世界来,就是要七七四十九缸苦水都喝完的。父亲走了,母亲不满二十岁;母亲走了,我还不满十岁。”看到您的这样一段文字,让人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您对您的这一段苦难童年,却用“享用不尽”这个词来形容。
  周韶华(以下简称“周”):人生就是由非常磨砺你的事组合而成。家破人亡,百般折磨,千般考验,成了我人生的磨刀石。现在想想,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给父母尽孝。但苦难让自己成长得更快一些,我曾说过,也许上帝是个急性子,急于想破格“提拔”我,让我坐“直升飞机”成熟得更快。所以我感慨说“苦味给予的好处远比甜味多”。
  苦难磨炼心志,也让你憧憬一切美好的东西。我的爱好比较广泛,美术、戏剧、音乐、文学等等。只要接触了以后,很快就对它发生兴趣,就模仿。但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成为一名画家,一些偶然的巧合,加上对文化的自觉,促使自己走上了艺术的道路。如果没有文化,恐怕我的命运会是非常悲哀的,虽不能说完全是文化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但没有掌握文化肯定走不到今天。

周韶华 大漠浩歌——这里不是梦 纸本水墨 247×123cm 2000年

  康:您当时的家庭背景下生活都艰难,是怎么有机会接受教育的?  周:我母亲过的日子的确非常艰难,家里有两亩地,到春耕秋收的时候,多半我舅舅过来帮忙。但严格地说,妈妈在世的时候我还没有受过真正的苦,因为靠近海边,赶海可以改善生活,要是没有大海就很惨了。  我母亲去世以后,我二舅就跟我姥爷(指外祖父,北方的称呼)商量说,怎么也得让这个孩子读两年书啊。他认为我非常聪明,爬在窗户上听其他孩子上课都学会了不少东西,读两年书将来长大了或许还能有个本事挣饭吃。他俩的这番对话我都听到了,这个决定的意义对我的确很大。  我姥爷同意后,我二舅就跟我正式谈话。他说我供你上学时间长了可供不起,只能供你两年,别人读四年的书你两年得读完。当地所谓学校,是农村的一个私塾,老师是村里一个老头,农忙时候他也种地,农闲了就教学生。学生也是农忙了帮着家里干活,农闲了去读书。这样我一进私塾就读《论语》,三个月就把《论语》从头到尾都背过了。能背得过来,但老师也不讲字意,读了根本就不知道意思。除了“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开始读就能知道大概意思,其他好多都是后来慢慢知道的。  但读了三个月就读不下去了。我有一个舅妈,我一吃饭她就嘀咕说这个孩子最能吃,我姥姥(指外祖母,北方的称呼)听了心里难过得很。后来我就跟姥姥说,我要外出找事做,养活自己。  我11岁左右,离开了老家,坐小轮船到了威海。在威海下船以后办了一个良民证,又辗转到日本统治下的大连去当童工。我干了一年,既不给你衣服又不给你工资,只管你吃饭,一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来工厂连饭也不管了,让我和同伴们到东北的苹果园里捡烂苹果回来吃,我就决定不在工厂干了,就又回到了老家。  回来后听人说八路军来了,我就跟姥姥说也要去当兵,结果她坚决反对,我只好偷着跑出去报名参加。当时八路军指导员问我多大年纪,我说我15岁,大概我个子高他们也就信了。

 

周韶华 神游母亲河 纸本水墨 144×365cm 2001年 广东美术馆藏


  
  康:画画就是从当兵开始的?
  周:当兵后我在连队也没干多少天,就被调去给领导当通信员。闲暇的时候,我就经常自己乱画一通。被团长发现了,他说你会画画?画幅作品给我看一看。我说画什么?他说画个洋船吧。见他桌子的地图上有红、蓝铅笔,我说可以用这个笔画吗?他说行。我就在他办公室画起来。画完后,他看了还蛮欣赏,就问我到连队去当文化教员干不干?我说只要领导信任我,我可以试一试。当时部队很多人都没有文化,我当文化教员,实际上就是做指导员的助手。指导员人特别好,但没读过书,他希望我能够协助他。他要给大家作形势报告,讲时事,但他连看报纸都很困难,所以一切都是我代他办,要我讲。
  最困难的是,文化教员每天都要唱歌,我自己会唱的歌很少,只能到别的连队去偷听偷学,听了回来再教给大家。当时全团集合赛歌,你的连唱不了二十多首歌就过不了关。所以又逼着我学简谱,不会简谱光偷听别人是跟不上的。行军的时候,哪个战士表现好,我就马上编个顺口溜出来,打着竹板就唱开了,让战士们都很高兴。在连队大家都非常喜欢我,文化教员当得不错,后来就慢慢升为宣传干事,最后也就走上文化这条路了,且一发不可收拾。
  人生就是有很多的偶然性,我自己也没想到未来的今天。那时候身边要是有音乐老师,可能就去搞音乐了;要是有人教表演,也可能去演戏了。在当时,画画也是服从部队需要的,每到一个地方去要刷写大标语,用石灰或者用锅灶的灰搅合几下,就可以上墙了,不是写就是画,忙个不停。
  康:您当时对新闻记者还曾有过兴趣?
  周:我对当时的战地记者非常羡慕,尤其是对范长江、华山等大记者钦佩得五体投地。1948年,我在华东野战军军政干部学校学习了一阵子又转到了河南,我就主动跟领导提出,说我想到中原大学新闻系去学习,那里正好是解放新区新闻工作要大发展,领导马上同意了。在学校里给我们讲课的尽是名记者,课上讲了不少理论。
  学完之后,没叫我搞新闻工作,而是让我搞机要工作。去的时候首长就交代说,你们这些人干什么事都要集体行动,不能单独出去,因为一个人被敌人俘虏,就会导致整个电台的呼号就要改变,会造成非常大的麻烦。面对这种枯燥怎么办?要自己寻找快乐。唱个京戏,画个画,下个象棋,自我娱乐。一说画画,我的特长又有了用处。中原日报社上有一篇军爱民的新闻特写,我一晚上画成了一套连环画,送到《新华画报》就给我登出来了,这是我发表的处女作,当时高兴得不得了。后来又画一个郑州妇女做军鞋支援前线,又给我登出来了,这下给了我很大的激励。我就不停地画,画了以后每次都登了。
  解放武汉以后我到了中南局宣传部,我说我想到美术单位去做一个专业的美术工作者,领导又同意了。正好中南局的宣传部里头有一个美术组,美术组没搞几天又成立了中南文联,我就到文联美术部里去了,走上了专业岗位。

 

下放期间带摄影学习班学员在十转山林场与劳模陈正宽(后排右八)合影(1973年)
与沈鹏(右三)、陈方既(右一)等在神农架(1981年)
与王朝闻(左二)等在晴川饭店参加全国美学会议(1984年)
赴喜马拉雅主峰采风途中(1985年)
在德国法兰克福美术馆毕加索作品前(1988年)
在王朝闻(左)家(1992年)
神游东方—周绍华艺术大展在中华艺术宫举办现场(2013年)

  
  康:您到那之后有了很大的收获。
  周:我到那去一看,真是人才济济,作家、画家,方方面面的,每一个人在我面前都是需要我仰望的大山。我深感自己掌握的文化知识太少,光听人家说话自己插不上嘴,我就下决心多读书。这个时段应该是1949至1954年,我首先是读文学作品,文学比较好懂,无论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凡是当时出版被我知道的经典之作都读了。同时,也读历史、哲学方面的书。那时候,我的时间比较充裕,就全力以赴地看书学习。由于我的底子薄,有时候读个文件也出错别字,别人都在一边嘻嘻笑,我觉得挺没面子,就弄个小字典装口袋里,凡是似是而非的、想当然的望文生义的字都要把它搞清楚,消灭一个是一个,就这样进行着我最原始的文化积累。
  现在回忆起来,这段时间对我是非常重要的,后来读书就没那么多的时间,读一个长篇你就不敢去接触它,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包括后来肖霍洛夫的《静静的顿河》,也包括巴尔扎克的一些长篇小说,翻译方面的书语言也非常美,当时要是没读以后就难得有时间了。这些积累,是对我生命的充实,如像孟子说的“我善养吾浩然正气”,对我后来的成长,都是大有好处的。
  康:你开始正规的专业美术培训是到中原大学之后。
  周:我到美术部后,跟我的文联领导提出了学习美术的要求,领导痛快地答应了。我就来到了中原大学美术系学习。到了学校,我看同学们都在画素描,一个礼拜画一个石膏头像,太慢了,怎么要搞那么长时间?我拿起碳条笔在夹子上不到两个小时就画完了。老师对着我也不做声,他知道我是从老解放区来的,对我还是非常尊重的。下了课以后,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他说你画得快是快,但你对素描一点也不理解。画素描,你首先要找它的造型部位、晓得各种比例……我就是从这样的起点开始的。先是插班了半年,期间实际上学习时间很短,还要搞学生会主席的工作。但是从学习中,我觉得我找到了一种艺术规律性的东西,自学就好学了,不像原来胆子大得没边。
  边实践边学习边提高,开始别人还在专业上瞧不起,后来我下了一个决心,必须要超过你,不是向你追赶而是超过你,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周韶华 一场春雨后 纸本水墨 69×68cm 2002年


  
  康:从学校毕业,您到了湖北省文联,算是正式开启了您的专业美术生涯。
  周:对!那时候没有美协,美术工作室就是全省美术工作的指导机构。中原大学美术系毕业,我被分配到湖北省文联工作。在此后十余年间,被卷入中国的各项政治运动中。文联是“文革”的重灾区,是首当其冲的对象。外面来的造反派,看我个高块大,以为我是个主要领导,首先就揪着我打斗。“文革”开始,被打入“牛棚”,集中在黄陂兵营搞“斗、批、改”,以后又到沙洋“五七干校”,学会了插秧、种西瓜等多种农活。最后下放到郧阳山区锻炼,使我对中国农村有了深刻的了解。
  …………

——全文阅读请订阅《中国书画》杂志2014年第12期

 
友情链接
数字期刊
合作站点
博看网读览天下喜阅网悦读网龙源期刊网91悦读网bc电商平台百度艺术百科
版权所有:《中国书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亮甲店130号恩济大厦B座4层   邮政编码:100142
电话:010-63560706   传真:010-63560985   技术支持:15910958576   网站广告:010-63560706-1019
京ICP备09026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