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电商平台
首页 |期刊 |展览 |培训 |画廊 |读编往来 |投稿 |订阅杂志 |联系我们
用户:密码:
站内搜索:
  最新动态 更多>>
第17届临沂书圣文化节隆重开幕
《中国书画》全国各地代售点
“一年之寄——当代中国名家作品邀...
《中国书画》主办“弘扬沂蒙精神 ...
《中国书画》“花鸟友于”当代青年...
让艺术插上互联网的翅膀 ——“艺...
  推荐阅读
书画同源
明治世废汉字议
临书一得
尤伦斯走了,股票来了
无私的捐赠 永远的奉献
  下期预告 更多>>

 
 

研究

《千里江山图》与《江山秋色图》的作者问题

——以分析其背后的风水策略为路径
◇ 黄杰

时间:2019-09-05 09:30:00 | 来源:中国书画


bc电商平台 www.narumi-office.com  

 

[宋]王希孟  千里江山图卷  51.5cm×1191.5cm  绢本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引言
  风水,又称堪舆、青乌、青囊、地理、相地等,是中国人生死安处的文明,如按《诗经·大
雅·公刘》所记周人先祖公刘勘察豳地算,为时已有3500多年;按颇有相地意识的西安半坡母系氏族村落遗址算,则已有7000年之久。而翻阅现存有关风水的典籍文献,汉晋之时,风水理论已经完全成熟;唐宋之时,风水已是全社会的生活日常。风水深刻地影响着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风水大师代不绝人,所谓上智必备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情”之“下知地理”,就是精通风水。特别是在建筑方面,风水可谓中国建筑的理论基石。作为与中国建筑密切相关的中国山水画,甫一诞生即带着风水的胎记,如第一篇山水画论,顾恺之的《画云台山记》曰:“西去山别详其远近:发迹东基,转上未半,作紫石如坚云者五六枚,夹冈乘其间而上,使势蜿蟺如龙。因抱峰直顿而上,下作积冈,使望之蓬蓬然凝而上。”〔1〕所言已然“龙脉”,唯待清初王原祁之具体发微而已〔2〕。稍晚一些的王微的《叙画》则曰:“以图画非止艺行,成当与《易》象同体……夫言绘画者,竟求容势而已。”〔3〕言画成则与《易》象本质相同,绘画说到底不过是容势,即表现出形势而已,正与风水同气相应者。传王维《山水诀》曰:“主峰最宜高耸,客山须是奔趋。回抱处僧舍可安,水陆边人家可置。”〔4〕
  直可作风水之言而郭熙总结自身及历代山水创作的理论名作《林泉高致》之首篇“山水训”可谓其总论,就是一篇深刻总结山水画与风水关系的画论,其中明确提出“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画凡至此,皆入妙品。但可行可望不如可居可游之为得”〔5〕,意即达到了可居可游的山水画才是最好的,而怎样才能使所画“可居”“可游”,不言而喻,精通风水乃是不二法门。紧接此论,郭熙甚至直接宣称:“画亦有相法,李成子孙昌盛,其山脚地面皆浑厚阔大,上秀而下丰,合有后之相也,非特谓相兼,理当如此故也。”〔6〕
  完全把风水策略与山水画之经营位置当作本质一样的事。而验之以现存古代山水名迹,亦若合符契。但由于近世以来我国国运之衰败,风水也与中医等华夏文明成果一样,横遭污名。随着民族涅槃重生,文化自信重建,近二十年来风水学日益得到学者的关注,同样在中国画领域,涉及风水的研究也取得了可观的成果,但主要集中在山水画的风水释读方面。笔者则愿再走出一步,以古老的风水理论为依据,对两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作一些尝试性的判断。这两个问题就是近年颇受关注的《千里江山图》(下称《千》)与《江山秋色图》(下称《江》)各自的作者问题。两者看似各不相干,但若从其创作时的风水策略方面看,则完全可以归并在一起进行讨论。《千》与《江》为中国青绿山水之双璧(图1、图2),在中国绘画史上地位崇高,据流传下来的一般认知,前者出自北宋徽宗时的天才青年画家王希孟,后者出自南宋高宗时的宗室大画家赵伯驹(千里)。但自徐邦达先生言《江山秋色图》“定是北宋高手佳作”〔7〕,明人旧题“南宋赵千里”便成了疑案。2017年,曹星原女士提出《千》为清代大收藏家梁清标拼接而成,王希孟为“王之希孟”,他的传奇故事也是梁所杜撰〔8〕,则王希孟抑或王之希孟也成了谜团。但《千》与《江》流传下来的相关记载实在太少,证伪或证真都显得力不从心。而风水讲究形势气脉,并折射时代人心,可谓隐藏在中国山水画中的核心密码,如果我们能够把握这些密码,还原作者经营位置时的风水策略及其所体现的情感诉求、历史时代背景等,则或许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兹分述如下,敬请方家指正。一、二图风水格局及所蕴含的祝福与忧谏《千》卷长虽是《江》的三倍,但两者之山水构成却大致都可分为六组,即六个山水的团块,又各以山水之抱朝回护,巧妙地连成一体,譬如两卷的首尾,都是相向合抱,全卷仿佛又是一个大的山水团块。大概便是“天一生水,地六成之”〔9〕
之象吧,一卷图即是一天地。而作为一个大的山水团的全卷及每一小团块,都是左低右高(按图本身方位),正为“左青龙,右白虎”之格局。每一团块皆有秀水有情缠绕,正体现了郭璞所言:“丘垄之骨,冈阜之支,气之所随。经曰:气乘风则?,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经曰:外气横形,内气止生,盖言此也。何以言之?气之盛,虽流行而其余者犹有止,虽零散而其深者犹有聚。”〔10〕
  团块中的房屋的朝向主要是南或东南,除了《千》卷尾的三处房屋外,其他都是背有靠山,即主山(玄武),前有案山(朱雀)。高级的建筑则不仅四砂俱全,有护山、朝山,且主山后又有少祖山、太祖山,龙脉绵延。最高级的建筑,甚至有“罗城”之局,即被更远山重叠盘绕,如《千》最高山下,即全图最中心偏右,有一片以九脊殿为主要建筑样式的建筑群(图3),中心建筑坐北向南,其他主要面向东南,就是具有罗城格局者,特具堂皇之气。而《江》的九脊殿式高规格建筑有三处:一处完全位于图卷中心,建在高崖之上,背依高崖,虽然面西,但左青龙、右白虎拱卫,背后以全卷最中心之最高山为主山,彼高山之后复有两峰绵延起伏向东北而去,分别为其少祖山与太祖山,面前案山长而低平,绝的是案山蜿转后延复成朝山翔舞,向北依恋不去,且建筑脚下云气浩荡浮溢,好似天地间的真气皆氤氲于此,如此气象,此建筑应非神殿莫属(图4)。一处位于图中心偏右,竟向外无门,建在山凹中,似象“大道无门”〔11〕之意,如《庄子·知北游》:“其来无迹,其往无崖,无门无房,四达之皇皇也。”〔12〕
  又似閟宫一类的祖先崇拜性的建筑,典出自《诗·鲁颂·閟宫》:“閟宫有侐,实实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传》:閟,闭也。先妣姜嫄之庙,在周常闭而无事。孟仲子曰:是禖宫也。侐,清静也。实实,广大也。枚枚,砻密也。《笺》:閟,神也。姜嫄神所依,故庙曰神宫。”〔13〕
  如杜甫《冬日洛城北谒玄元皇帝庙》:“配极玄都閟,凭虚禁御长。守祧严具礼,掌节镇非常。碧瓦初寒外,金茎一气旁。山河扶绣户,日月近雕梁。”〔14〕所写即是李唐王朝所祀太上老君之玄元皇帝庙。又如《宋史·乐志》所记《乾道别庙乐歌三首》有:“宗祀九筵,先荐閟宫。陟自东阶,煌煌衮龙。”〔15〕还有一处位于图卷最后一个团块的右边的山崖上,即白虎的位置上,也是全卷的白虎的位置上,面东正与图卷起首第二个团块中的青龙位置上的面西的一群建筑遥遥相对,亦成合抱之势。
    ……
    (未完)

(作者单位 :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学院)
责任编辑:欧阳逸川
(本文摘选自《中国书画》杂志2019年第9期“研究”栏目)

 
友情链接
数字期刊
合作站点
博看网读览天下喜阅网悦读网龙源期刊网91悦读网bc电商平台百度艺术百科
版权所有:《中国书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亮甲店130号恩济大厦B座4层   邮政编码:100142
电话:010-63560706   传真:010-63560985   技术支持:15910958576   网站广告:010-63560706-1019
京ICP备09026929号-1